龙岩文艺网首页! 资讯 热图

RSS
“红色少年小说系列”丛书研讨会在福建龙岩举行 “红色少年小说系列”丛书研讨

(赖珊盛 蓝美元 报道) 2018年7月21日上午,由福建省作家协会、龙岩市委宣传部...

“土楼走向世界”纪实摄影作品展在福建永定文化馆开展 “土楼走向世界”纪实摄影作品

2018年7月6日,为纪念福建土楼列入《世界遗产名录》10周年而举办的“土楼走...

“王永昌书法工作室”揭牌仪式在福建省武平客都汇文创园举行 “王永昌书法工作室”揭牌仪式

(赖珊盛 张乃彬 王学凤 报道)2018年7月13日上午,来自福建省闽西各地的部分书...

您的位置:首页 > 基层文联 > 列表
《长汀当代文学作品选》出版
2018-09-05 15:21:58 龙岩文艺网 来源: 已有人浏览 
[导读] 《长汀当代文学作品选》近日由海峡出版发行集团、海峡文艺出版社出版。该书是2000年出版的《新时期长汀文学作品选》的延续,精选了2000年至2017年64位长汀作家、作者发表的优秀文学作品近百篇。首都师范大学 ...

     《长汀当代文学作品选》近日由海峡出版发行集团、海峡文艺出版社出版。该书是2000年出版的《新时期长汀文学作品选》的延续,精选了2000年至2017年64位长汀作家、作者发表的优秀文学作品近百篇。首都师范大学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、著名文学评论家王光明作序,中山大学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、著名文学评论家谢有顺题写书名。全书分小说卷、散文卷、诗歌卷、儿童文学卷,50余万字。所选作品具有一定的代表性、全局性和前瞻性,在一定程度上展现了21世纪初近20年长汀文学创作的概貌。书后附录《2000-2017年长汀长篇小说出版目录》。

QQͼƬ20180905152332.png

永远的汀州

 ——《长汀当代文学作品选(2000-2017)》序


王光明


闽西客家八县县城我都去过。无法尽数的是武平,那是我的故乡,县城里有我的亲人和同学;可以尽数而到得最多的,要算是长汀了。长汀县城山环水绕,不仅是我们客家最秀美的县城,也是中国两个最漂亮的县城之一,这是有新西兰友人路易•艾黎的话为证的。不过,对我这个客家后裔而言, 长汀不只是一个旅行观光者留连忘返的去处,而是一部必须经常温习、不断重读的经书。

不过这部书的“经文”不是印在书页上,而是保留在有关汀州的遗迹和客家子民口耳相传的记忆中。自唐开元二十四年(公元736年)取汀溪名置汀州之始,到辛亥革命革除府制,其间一千多年客家人的心血、智慧、精神都在这里汇集沉淀,汀州一直作为“客家首府”名扬天下。你看看位于城市中轴线上背靠卧龙山,正对三元阁,遥望宝珠峰的汀州试院,那种大气、庄重和静穆,你会理解一个崇尚耕读传家民系的敬畏和念想。你再想想“汀州八景”与“闽西八大干”,那是客家人日常生活和文化趣味的体现。然而汀州就是不同于其它客家各县,“八大干”每县都可以入选,“汀州八景”却专属汀州并且广为人知,景致好、命名好是肯定的,但同样肯定的也是因为它们是客家首府的“汀州八景”。

在这个意义上,长汀县城是长汀人的,而曾在长汀真实存在过一千多年的汀州,却是我们闽西(甚至是全体)客家人共有的。正因为汀州是我们客家人的汀州,我也从来不把自己当外人,前年从龙岩再次专程寻访汀州时,看见中轴线上显眼摆放的那个当代著名作家的题字,直率地说它配不上有一千多年历史的汀州古城,配不上前面的汀州试院和后面的三元阁,题字书功不济还在其次,重要的它是缺少气骨。博大精深、气韵悠远的汀州不需要任何时尚的装饰,它自己能够说明自己。可不,即使它不再出现在当代行政版图上,它的子民依然以它为荣,外人也心向神往。以前我的一个熟人赴任闽西行政,就曾为其职务没有充满历史感的汀州名份而觉得遗憾,因为客家民系主要分布于福建、广东、江西的接壤处,历史上从来就是汀州、梅州、赣州三州并立,经济、文化上也是关联互动的,“我们不能为了眼前的利益和行政便利,放弃历史、文化的价值,那是更高和更重要的东西,就像为了发展旅游放弃徽州而更名黄山,到意识到是短见时再改回来就费事了。”

行政地域上的汀州一百多年前就在人们的视野中消失了,但文明自有一种不可思议的力量:假如辉煌不曾有过,倒也罢了,一旦拥有,就永远难以放下。这是长汀的魅力所在,总是勾起人们对客家文化的怀想,总让人感到古汀州的遗韵。而当代的长汀人,也以自己有如此辉煌的过去而感到荣耀。可不,明明知道行政区域的当代归属,但文联办的持续出版物却是《汀州客家》;而我的校友吴浣,对本城雅俗文化在之念之,即使自掏腰包,也要让图文并茂的《名城汀州》广知于天下。

这是汀州人的情怀,不局限于一时一地,总觉得自己是有一千多年历史的汀州子民,对有深远文化渊源的城市,对整个客家传统的传承,负有一份责任。这也是身份认同、文化认同的神奇力量,只要是存在过的美好的东西,有价值的东西,就不会让它在生活中消失,即使一时不能与现实相融,也要在语言和想象中挽留它,重建它。

《长汀当代文学作品选(2000-2017)》正是这一情怀的最新和最重要的见证。这是一部有相当质量的地方文学作品选集,《秋白之死》、《客家某地古今节考》、《如何完成中国故事的精神》、《梦记汀州》、《一千棵大树和一座小城》、《九月十四赶圩去》、《水晶刻就的灵魂》、《火车(外二首)》、《你的眼睛里有个我》、《人鲸传说》等,都给我留下较深的印象。虽然这部选集的作者并不局限于地区的限制,虽然文类包含小说、散文、诗歌多种体裁,作品的内容也是有虚有实,历史记忆与现实经验各显异彩,但都体现着对那片热土的“黍离之思”和赤子之情。《河里的乡愁》是一支带着淡淡伤感的悠扬的牧歌,那优美的音符穿过江面的晨雾和两岸炊烟,让我已经变得遥远的少年时代在今天显得格外真切。文章读完后,看到作者介绍“赵汀生,福州人”,心里不由得一乐:原来是非我客系子孙的“乡愁”,真是他乡成故乡啊!而《“音乐母语”的召唤》、《长汀师范:回不去的美好教育》这两篇散文的作者,都曾经是我的同事,也同我一样自上大学以来就离开了生养自己的土地,从此成了贺知章诗《回乡偶书》中无限伤痛的“故乡的他乡人”。然而,无论走得多么久远,魂牵梦绕的还是汀江两岸的山水人文。王耀华先生是民乐领域的著名专家,我在福建师大任教时,是我们的副校长,记得当年学校给十几位“首批重点扶持对象”培训,他在给我们谈治学经验时,情不自禁地唱起了客家山歌,让我感到格外亲切。如今读到他《“音乐母语”的召唤》,看到从小听惯、唱惯的客家民乐、民歌对他人生与志业的“召唤”,使我对渗透在民情民俗中的客家文化,更加肃然起敬。而涂秀虹教授是长汀涂坊人,这地方我去年7月随同作家重走红色交通线访问团刚刚去过,参观壮观的涂坊围屋时曾想到这个有气质有学问的女后生,虽然可能有穿凿附会之嫌,但在我心目中她理应是大围屋的后代,格局与家风所致,举手投足,大家闺秀是不同于小家碧玉的。《长汀师范:回不去的美好教育》尽道30年前教育和关怀自己成长的老师,“在我的记忆深处,长汀师范每一位老师的美好教育都清晰如昨。写出这句话,老师们的面容真如过电影一般叠加在我眼前……”,文中的虔敬与真诚,是客家文化中敬畏知识、耕读传家传统的典型体现。

然而,让人难免怅然若失的是,无论赵汀生童年记忆中江上的乌篷船、吊脚楼和码头;还是涂秀虹笔下铭心刻骨的“美好教育”连同承载它的校园,也包括王耀华先生念念不忘的一些民艺、民乐、民风和民俗,都像回不去的青春一样,成了“回不去的美好记忆”。是的,我们只能过未来的生活,却不能走回历史中去重新生活,这是人的宿命。但是,既然我们曾经有过美好,“美好记忆”还留在我们心中,我们就会以“美好”为镜像,追求有价值的生活。这一点也可以在不少现实题材的作品中得到印证。董春水的小说主要以当代悲哀与无奈小人物的生存境遇为题材,收在本书中的《硕士妹》,讲的是一个哲学硕士为留学下深圳筹措学费的故事,其中穿透整部小说喜剧气氛的,是华丽时代的丝丝寒气。不过,同样是时代的故事,在写客家人时,董春水显然更加得心应手。他以“村水”为笔名发表的长篇小说《下广东》是当代客家人的“浮世绘”。这部小说以转型社会历史与现实、城市与乡村、金钱与尊严的冲突为背景,写了一群习惯于农耕生活“洗脚上田”的客家人,在全新的商业舞台上扮演新的角色的故事。城市、商业、金钱,社会转型如此的迅速和戏剧化,工商舞台的灯光如此强烈刺眼,那些主动或被动上演时代悲喜的人物,不免有些恍惚,有些晕眩,不少人还付出了迷失和堕落的代价。然而,客家人究竟是客家人,他们不仅能够面对不定的现在,而且不忘生存发展的初衷。客家文化不可思议之处在于:“我生得你出 / 也能收你回去”,——这是小说主人公“野蛮老妈”威吓儿女们的“行板”,却也象征着民系文化的力量。

当然,无论是历史中的美好记忆,还是被现实表象遮蔽的民系真质,都必须通过有心人的发现、辨析才能得以昭彰,成为当代客家人的人生财富。这一点我想多说几句北村小说《家族记忆》的“考古”意义。北村最早是以文体实验的先锋性成名的,《陈守存冗长的一天》、《聒噪者说》等作品努力探索一种对应人物与主题的叙事方法,后来又尝试过宗教、影视等方面的写作,是一个有相当影响的作家。他有关故乡近代问题的小说有以前的《长征》和收入本书的《家族记忆》。《长征》探索闽西后来成为将领的红军当年参加革命的动机与意识的复杂性,他们用双脚丈量两万五千里,九死一生,完成了长征的壮举;但完成了革命的长征并不意味着也走完了自己的长征,跨越了内心的沟壑和阴影。而《家族记忆》写的是作者那个人丁兴旺的大家族近百年来的离散飘零。这部作品说是小说,其实是文学性的现代家谱,背景、事件、人物应该都是真实的,想来作者期待的就是“家族记忆”的真实可信,因此不追求结构、叙述和人物塑造的艺术性。这是另有期待的写作,作者以本地近百年的历史变化为经,一个大家族三代人的遭遇为纬,编织一姓家族的传奇人生,想要探讨的或许正是一种文化性格面对现代社会的两难:那个“用脑子生活”的祖母,能让康家在乱世躲过灭族的危机,却无法阻止自己的小儿子患上乌托邦的狂想症,更不能制止她的孙子用钱计算人的价值。这让我们意识到,聪明机灵的脑子固然重要,但不是根本,最重要的还要看聪明用在什么地方。记得哈佛大学有位校长,一次对新入学的学生发表演说:“读理科的孩子们,欢迎你们,你们是未来列车的发动机!”说得理科学生欢心鼓舞,但这校长接着又说:“读文科的孩子们,我也欢迎你们,你们是未来列车的司机。”动力与方向缺一不可,但价值观决定着智力运用的方向与境界,价值取向决定着会有什么样的未来。小至一姓家族的兴衰,大至一个集团、一个民族的存亡。

文学书写是一种纸上的建筑,不能替代一城一地的生产与建设,也无法容留我们疲倦的身体。但文学和文化可以让我们心灵有地方可以安顿,能传承美好的历史记忆,启迪我们过有价值的生活。虽然汀州已经在版图上消失了,但在文字建筑中,依然天天在打开城门,迎接自己的客家儿女,迎接天下友朋。虽然客家文化也不全是粒粒珠玉,但是经过一代儿女的鉴别选择,披沙拣金,仍然会照亮我们未来的生活。

在客家文化和客家人的心中,汀州是永远的。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2018年6月6于北京四季青

热门关键词:长汀 作品选 当代文学

版权与免责声明: 龙岩文艺网提醒您:凡本网注明“稿件来源:龙岩文艺网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稿件,版权均属龙岩文联网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“稿件来源:龙岩文艺网”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